市政秘书有相当大的行动空间

2016-10-04

市政秘书的传统形象:准备办公用品、为政府就法律问题提供建议、在开会时做会议记录等等--已经过时了。如今,他实际上就是行政机构的经理。这一发展趋势如何形成、是否有利? KOLT对此请教了史瑞拓博士,一位公共管理领域的专家教授。

KOLT:市政秘书工作范畴的改变是什么原因导致的?

史瑞拓教授(以下简称“史”):市政部门的工作在诸如社保或建设等领域正变得日益复杂。在奥尔登等市镇,这导致了行政机构的扩张。这就要求必须有人能够协调不同部门间的沟通,并把影响诸多领域的议题收集归纳。这种协调性、跨部门性的职能便由市政秘书来承担。瑞士特有的现象之一就是有许多小型城市:超过一半的瑞士城市居民数量少于1000;政府办公室平均而言只有2.4个全职职位。所以这就像许许多多的小型公司,而市政秘书是其中唯一满负荷运作的人。如果一个职业化的行政机构要与一个由志愿者组成的政府互动,市政秘书这一角色就变得更为重要了。

KOLT:如今,一个市政秘书需要满足哪些资格条件?

史:社会对市政秘书的期望值正不断上升。单纯的法律知识已不再能满足对这一公职的要求。相反,管理技能同样必不可少。在过去的10至15年间,大多数州开始建立市政秘书培训及职业发展的新模式。如今,一个市政秘书必须知晓城市规划如何开展,并有一定的组织才能来决定或改变某些流程,并很好地管理员工。他(她)还需要一些控制论方面的知识,从而能及时辨别潜在问题,及时介入、沟通,并最终找到解决方案。

KOLT:Markus Dietler已经在奥尔登市政秘书的位置上干了15年。之前他曾是一名记者。他认为他的公职使他“自己就能带来变革,而不是仅仅报道其他人正在做什么。”市政秘书到底有多大的权力?

史:市政秘书的行动空间相当大。他们对市政情况的了解程度非常高,如果不是最高的话:因为他们对不同部门及行政部门总体如何运作深有洞见,同时对政治决策过程也有所知晓。作为行政执行部门与政府决策部门的连结,他们对政府内部的政策制定及行政部门对政策的执行都具有很高的影响力。

KOLT:我们该如何保障战略部门与运营部门之间的独立?

史:政府的责任在于确保决策被正确地执行。但政府也应当仔细检查行政执行部门的准备工作,以及市政秘书为他们提供了哪些帮助。这不仅要求很强的信任,偶尔也需要一种健康的对“控制”的应用。市政秘书如何定义自身角色,或宽或窄,取决于个人的性格等等。其实,这在州层面乃至国家层面也是如此。比如,尽管前任联邦秘书长科丽娜·卡萨诺瓦履职非常谨慎,现任联邦秘书长沃尔特·庄希亚对待办公室则采用了更富气势的方法。

KOLT:当市政秘书有如此多任务的时候,会产生什么样的危机?

史:将如此多职能集中在一个员工身上的好处是事务能得到很好的管理。各部门与各办公室不用各自为政,政府决策者也能有一个经过深思熟虑、架构清晰的基石来做出政治决策。但危险和其他权力被累积起来的职位也一样:权力可能会被滥用。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有规则地定期监管。这是政府决策者需要对员工首长所采取的行动,也是议会的控制委员会要对政府决策者做出的行动。法律框架则由各州决定。

KOLT:奥尔登市议会选出的市政秘书任期四年。虽然公务员身份在许多地方已被废除,但在奥尔登市仍被保留了下来。您认为其中的原因是什么?

史:市一级的公务员身份完全已经过时了,近十年来已非常少见。在我看来,它不再具有合理性,也不再为人民所理解。好的雇佣条件同样可以用公法的合同来实现。但区别是合同可以解除,比如在市政秘书表现差强人意的时候。

KOLT:市政秘书的职位未来会怎样改变?有哪些趋势开始显现出来?又将会产生哪些进步?

史:在瑞士,很强的趋势是往管理总监模式靠拢。也就是说,由市政秘书进行组织及人事管理,而政府管理具体的决策内容。将政府从日常事务中解放出来,由志愿者运营的政府便可以变得更吸引人。在我们的监督项目中,有一半的瑞士城市报告说找到足够多全心全意的政治官员非常困难。这一问题可以通过放权来实现,从而使自身活动仅限于基本的政治责任。市政秘书从这点上来说,就相当于一个城市的内政部长,政府决策人员及市长则更像是城市的外交部长并因此负责与市民的契约、与媒体的契约、与公众的契约。如果选举产生的政治家能明白如何在利益相关团体面前代表城市,同时知晓并很好地管理内部过程,那么这城市便算得上管理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