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行政公职人员,怎样的收入才算是高收入?

2016-10-11

行政公职人员的收入经常会成为一个政治问题:他们的收入应该对外公开吗?怎样的收入才算是高收入?史瑞拓教授就这些问题接受了《苏黎世湖报》的访问。

苏黎世湖报(以下简称“苏”):14万至25万瑞士法郎年薪——这个数字对圣加仑宁夫河地区的市长是否合适?

史瑞拓教授(以下简称“史”):管理宁夫河地区的一个城市相当于管理一个中小企业。如果你看一下全瑞士中小企业主的薪酬,平均数是15万瑞士法郎。所以,可以认为他们(市长们)的年薪颇高。

苏:为什么这个地区的市长薪酬这么高呢?

史:圣加仑与图尔高这两个州在瑞士是非常特殊的:这两州的市长们不仅负责战略领导,还要承担运营角色。这就是为什么在这些州主要是全职市长。

苏:城市与城市间,市长的工作真有如此不同吗?

史:城市理事会的任务在全瑞士都差不多。他们需要在于诸多利益相关团体的关系中代表城市;领导执行部门并统筹城市的战略发展。不同的只是城市的规模。小城市与大城市承担着不同的责任。第二个不同在于市长在多大程度上介入运营管理等事务。

苏:在圣加仑宁夫河地区,市长高度介入运营管理。这是最新的组织模式吗?

史:看整个瑞士的话,这一模式正日渐失宠。(取而代之的做法是)市长需更多地关注城市长期的战略发展规划。此外,这一做法也能更好地维持分权制衡原则,因为权力是在一群人中分配。运营管理通常由市政秘书承担。在功能上,他(她)可以看作相当于私企的运营总监。这在我看来似乎是更未来导向的做法。

苏:您能解释下为什么市长们长期以来都不愿意公开自己的收入呢?

史:我也根本无法理解。市长是受选民委托来履职的。选民便是他们的雇主,在选票或市民全会上对他们表示支持。所以很清楚,选民需要知情且应由他们决定执政人员干什么样的活以及为此能得到多少薪酬。如果选民不知道他们的薪酬,那么他(她)的监督权便很难付诸实践。

苏:市长们担心公布城市理事会中的个人收入,认为“如果个人薪酬被公开辩论,想必理事会成员会不再乐意效劳。”这些担忧有道理吗?

史:透明度本身不是履行公职的一个障碍。候选人们自己也需知道他们做这份工作能得到的收入。如果这些数字不公开,在我看来似乎就是对选民缺乏尊重。当然,在瑞士我们很难找到(人愿意担任)城市理事会成员——尤其是当人们依靠薪酬才能履职。阿劳州正在考虑为分支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大幅提薪。

苏:薪酬透明在许多州都已经实现了。在过去几年中,这导致了市政人员的薪酬变得更高还是更低?

史:在大多数州,有薪酬透明是因为薪酬体系是由法规规定的。让公众知情的原则也要求薪酬数字的公开。目前来看,这并未导致薪酬变低。确实有薪酬降低的个例,但这些都是收入在20万瑞士法郎以上的情况。在这个点上,人们有权问些关键性问题。总体而言,薪酬仍是公平的。人们(关心此议题)并不是出于嫉妒心理。

苏:让我们来看下Rapperswil-Jona市镇:现任市长Erich Zoller (CVP)大约挣25万瑞士法郎的年薪。

史:我不能假设说某个给定的收入是偏高还是偏低。出色的工作理应获得相应补偿。但这样的决定不是那些获得薪酬的人能做的;相反,决定这份薪酬的权力应当在市民全会手里。

苏:在圣加仑州的理事会,有这样一份提议让选民决定地区执政者的薪酬体系。这在其他一些州已经实现了。您如何看待这个提议?

史:并非每条薪酬都需要立法者,即议会或市民全会来决定。毕竟,一个人工作五年后获得的薪酬显然高于他(她)工作两年后获得的收入。另一方面,基本薪酬体系则应当受到规制。这些规制当由立法者决定并交付全体选民公投。